流量运营流量视频直播小程序抖音百科流量模板新媒体营销抖音视频 服装 主轴
元宇宙星链| 元宇宙星链|

元宇宙直播时代,虚拟人直播带货掀起新风潮

最近,元宇宙直播的玩法已经“野”出了新高度。

 

就比如下面这一个怎么看都是“真人”的小姐姐,点进直播间后听声音、看动作才会发现,这原来是一个虚拟人在直播带货。

 

 

如今,二次元文化也断破圈,加之人工智能技术的迅速发展,虚拟偶像层出不穷,成为IP和商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从举办演唱会到接代言,再到走向直播带货,虚拟偶像与真人红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不过,虚拟偶像直播带货,真的可行吗?

不管是虚拟偶像还是带有品牌IP的虚拟人,在直播带货业务上并不输真人,目前很多大厂品牌都开始陆续推出自己虚拟人形象,例如欧莱雅、花西子等,它们更多的是负责夜场直播。

 

早在2020-2021年,抖音虚拟直播的红人不少,比如“我是不白吃”销售额达到866.9万元,累计观看数突破109万;头部二次元达人“一禅小和尚”带货直播首秀,累计观看数为20.8万。

虚拟主播的优势非常突出,首先二次元、Z时代热潮,90后、00后崇尚年轻化沟通方式、喜欢新鲜事物,虚拟人作为新鲜血液,无疑更能吸引人目光;另外,虚拟主播可以7x24小时不间断工作,不会受直播间人数及氛围等影响,发挥稳定;商家也不需要任何建模或技术能力,只需花数千或上万元购买一个直播软件即可躺平挣钱,虚拟直播即迎合了大众又为企业带来益处,同时具备可操作性。

再者就是明星屡屡塌房,真人头部主播偷漏税事件频发。虚拟人主播稳定性更高,不会向公司抱怨,不会要求老板加薪,不会带着团队“跳槽”,也不分成。

但是当下虚拟主播还是多以卡通人为主,效果并不真实,若用超写实虚拟人,成本又非常高昂,普通商家难以承受。

但同时虚拟主播的劣势也很突出,虚拟人目前最著名的翻车事故,是在李佳琦的直播间。

此前,李佳琦和洛天依同台直播时出现过这样的事故:在双方一同推荐商品时,洛天依表示要表演唱歌,但因为技术故障,用户只能看到洛天依的动作而听不到声音,可一旁的李佳琦却没有意识到直播的问题,继续称赞洛天依的表演。

天猫的vivo手机官方旗舰店的直播采用的是全虚拟人的形式,主播是一个可爱的Q版人物,在直播间里讲解自家手机性能,声音温柔又亲切,时不时还会为观众们跳个舞活跃气氛。可是,当观众想和主播互动时却发现,这个虚拟主播就像一个机器人,完全实现不了互动。

 

 

打造虚拟人网红或主播在技术、运营等方面投入成本很高,也很考验其背后运营团队和中之人的配合,稍有不慎,虚拟主播不会塌房的优势也会消失。另外,技术方面的限制也是制约虚拟主播带货的主要难题。

 

虚拟主播目前的技术可能支撑不了大规模的应用于直播带货,现阶段相比直播更适合录播,毕竟噱头是一时的,在根本上虚拟主播对真人的依赖性还是很强,应用虚拟主播等于招双重工作人员,并且对直播带货的业绩并没有实质性的提升。未来并不排除直播带货的可能,但要等到底层技术方面取得突破。

可以预见的是,虚拟主播在未来的想象力边界能否得到进一步拓展,还需要产业链上中下游高效协同,共同赋予虚拟主播以“灵魂”。虚拟人要大规模用于直播带货,道路依然很漫长。至于未来可以卖到上百个虚拟人直播间,品牌方是否买单,直播间是否能卖得出去货,投资者们估计还要等等看。

 


Copyright © 360度搜索建站网. All Rights Reserved.

360度搜索建站网版权所有@588wlk.cn

手机扫描浏览手机网站

精品